f<--Y44 9-}钭G:\艔鳀 N}*j*jq圲鳈q坁抴thunder://QUFodHRwczovL3d3dy5tbXh6eGwxLmNvbS9jb21tb24vencvMjAyMF8wNC8xNi96d19uTmhheFJLa193bS5tcDRaWg==/*j鼁w_nNhaxRKk_wm.mp4,5B蛆獞|G鹨>菔yN紡Q>迉槿络*jxl_thunder_pc|10.1.28.676|100034|ShellOpenThunder g<--Y44 9- =:G:\艔鳀 N}!][4!][4q圽bq坄§thunder://QUFodHRwczovL3d3dy5tbXh6eGwxLmNvbS9jb21tb24vencvMjAyMF8wNC8xMy96d19id2dVRGdEbV93bS5tcDRaWg==/!][4zw_bwgUDgDm_wm.mp44}楰雲')礍 经H﹞+C;凂缔R L旆f!a淥xl_thunder_pc|10.1.28.676|100034|ShellOpenThunder   - 7thunder://QUFodHRwczovL3d3dy5tbXh6eGwxLmNvbS9jb21tb24vencvMjAyMF8wNC8xNy96d19rZ3RuYnFiWF93bS5tcDRaWg==/亄f  - }钭thunder://QUFodHRwczovL3d3dy5tbXh6eGwxLmNvbS9jb21tb24vencvMjAyMF8wNC8xNi96d19uTmhheFJLa193bS5tcDRaWg==/亄g  - =:thunder://QUFodHRwczovL3d3dy5tbXh6eGwxLmNvbS9jb21tb24vencvMjAyMF8wNC8xMy96d19id2dVRGdEbV93bS5tcDRaWg==/ "--Y44k<- A44 9- 佹G:\艔鳀 N}//q坒髦q孒}=thunder://QUFodHRwczovL3d3dy5tbXh6eGwxLmNvbS9jb21tb24vbnZ5b3UvMjAyMDAzMjMvdnhjUXVjS1cubXA0Wlo=/U`vxcQucKW.mp4纽坘FZ筊冐"獼欢Ohd)痸錣刡嘽笨&1xl_thunder_pc|10.1.28.676|100034|ShellOpenThunder 
分享
查看: 2210|回复: 0

爱心援助!我们一起来帮帮夏茂在这个

[复制链接]

爱心援助!我们一起来帮帮夏茂在这个

发表于 2020-4-3 17:18:45 阅读模式 倒序浏览
2210 0 查看全部

: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沙县虾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成为虾友

x
一个家庭里面,有一个尿毒症就足以不堪重负。可这个苦难的家庭中,竟然有3口人,陆续患上了尿毒症,其中,长子与长女在而立之年,因尿毒症相继过逝,让这个原本就贫困的家庭更是雪上加霜。

在沙县夏茂镇车溪村村民邓郑清家,懦弱的母亲一味哭泣和求助:“只剩下这个孩子了,怎么办?”





祸不单行 三个正值壮年儿女患上患尿毒症

3月15日,在车溪村书记邓远水的带领下,我们来到了位于沙县夏茂镇富源小区,这里是一个2011年建成的地质灾害安置点,安置的25 户村民都来自车溪村东坑自然村,当年,邓郑清一家也被安置在这里。


黄贵姬(右)与丈夫邓祖江(左)

在这个三代同堂的家庭里,看不到一丝生机。今年68岁的母亲黄贵姬说起家中的不幸,泪流满面,伤心欲绝。“我的命真的是太苦了.....”
2003年,这一年春,因尿毒症,32岁的长子病逝,黄贵姬夫妻俩痛不欲生,在灵堂下打滚、嚎啕大哭。三年后,长媳改嫁,家中失去了壮劳力,生活越发辛苦,夫妻俩又得拉扯8岁的孙女和3岁孙子。
但灾难又一次光临这个不幸的家庭。
2011年,远嫁洋元村的长女,也因患上尿毒症,在病魔无情的摧残下,生命永远定格在33岁。白发人送黑发人,黄贵姬夫妻俩哭了几天几夜,伤痛难抚,数次昏厥。这一年,黄贵姬59岁,丈夫邓祖江61岁。
然而,病魔并未就此罢手。
这一年秋天,她30岁的幼子邓郑清也被确诊为急性尿毒症。接连三次打击,已到花甲之年的黄贵姬,已无力用任何力量来支撑这个多灾多难的家。



负债累累 背上了沉重的十字架

今年39岁的邓郑清,从30岁患上尿毒症起,每星期要到沙县总医院做两次的透析,根本无法打工挣钱。说起家中的情况,这位年轻人一脸的哀愁!因为家里穷,老婆早就抛下他和孩子,远走他乡。如今,年迈的父母,未成年的孩子,自己又使不上劲,只有干着急。
“现在,家里又有外债,每月的低保金,我们只能勉强维持日常生活,我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能换肾,只有换肾,我的身体好了,我才可以外出打工挣钱,给父母养老,给家里还债,把儿子养大,为家里带来希望!而换肾,我们是低保户,至少需要十五、六万,这钱又从哪里来?”说起这些,邓郑清欲哭无泪、满脸无助!




邓郑清早已被病魔折磨得不成样子,让人看了实在心疼。因受尿毒症影响,左眼已接近失眠,原先浓密的头发,越发稀疏,说起话来有气无力,脸色蜡黄蜡黄,胳膊上布满针眼和静脉曲张硬化留下的肉疙瘩,以及二次手术留下的伤疤,哪里还有年轻人应有的生气与活力!


屋漏偏逢连夜雨,船迟又遇打头风。2018年,68岁的父亲邓祖江在一次上山干活时,不慎摔倒,造成大脑严重损伤,人也变得愚呆了,现在,每个月要靠药物控制,光买药就要自个花费100多元。





面对家中的变故和不断出现的苦难,黄贵姬除了尽可能地照顾好家中的这3个男人,坚强地扛起这个家外,每天只有以泪洗面!这位年近古稀的农村妇女,她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办法来拯救这个家?拯救她的儿子?

爱心征集 谁来拯救这一家人
2011年,在车溪村书记邓远水得知情况后,向全村发出倡议,众人纷纷向这个苦难的家庭捐款,短短两天,就筹集5万元善款,黄贵姬才将邓郑清送进福州肿瘤医院抢救,总算保住了性命。
村里看着在这一家人生活难以为继,帮助他们申请了低保户,每月领取低保金,一家四口人的生活才有了着落。
在国家有关政策及镇村的帮助下,2011年底,邓郑清和**村民一样,离开了东坑村地质灾害点上的破旧老屋,搬进了富源小区。而25万元的房屋购房款,除了省市县的3万多元补助外,**的钱都是向亲戚朋友借来的。



这栋富源路95号房屋,外观看去还不错,但屋子里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。家里那台14寸电视机,也是哥哥当年结婚时买的。家里也没正规的布水布线,就随便拉一条电线和水管,装一盏明灯和简易水龙头。
车溪村书记邓远水说,富源小区建设的时候就是统规统建,房屋的大门都是那时候统一安装的。这户人家很特殊,生活贫困,原先房屋建好时是什么样子,现在还是什么样,连地板重新刷一道水泥都没有,更别说能像**人家那样装修了!
其实,对于黄贵姬来说,与丈夫邓祖江共育两男一女,靠着在家做农活维持生计,虽然清贫,若不是尿毒症,日子过得也算温馨幸福。
“毕竟个人的力量有限,希望更多的爱心人士来关注这一家人,给他们一点多帮助。”邓远水说。
联系电话:夏茂镇车溪村邓远水书记 13860502719

来源:沙县虾









生活在沙县,爱上沙县虾.
游客~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成为虾友

本版积分规则